神秀的佛教思想

上一篇:佛教目录研究八十年简评 下一篇:知呐的禅佛教思想
    1.神秀的染净二心说
    神秀的染净二心说是其心性论的中心。首先,为了阐述自己的“染净二心说”,神秀确立了心是一切法的根本,而且人本身具有佛性,不用外求的理论基础。他认为佛法和众生的一切行为和结果都是由心所决定,由心所产生。因此“心是众善之源,是万恶之主.……常乐由自心生,三界轮回亦从心起。
    其次,神秀根据自心的体用来阐明自心分为“染净二心”的思想。他在《观心论》中说到:“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了于四大五蕴,于空无我中,了见自心有二种差别,云何为二?一者净心,二者染心.其净心者,即是无漏真如之心;其染心者,即是有漏无明之心。二种之心,法尔自然,本来俱有.虽假缘和合,本不相生。净心恒乐善因,染体常思恶业。若真如自觉,不受所染,则称之为圣,遂能远离诸苦,证涅架乐。若随染造业,受其缠覆,则名之为凡。于是沉沦三界,受种种苦.何以故?由彼染心障真如故。也就是神秀认为自心是体,自心体的用分为净心和染心。心的用虽然由心的体产生,但心的体和用是不一样的。自心的心体是清净的,与净心是一致的,而染心对心体却有覆障作用。心体虽然受染心所覆障但心体的清净本性没有变化,就像镜子映出的污物丝毫不能改变镜子本身的明亮一样。一旦心体离开了染心的覆障,心体的清净本性就自然可以显现。

               上海殡葬,上海丧事,上海殡葬公司,上海殡葬服务,
                                    神秀的佛教思想

    最后,净心和染心的相互关系如何呢?.神秀认为两者本来都是心所具有的。它们虽然是借助“缘”而和合在一起,但却不能互相生成的。染心造恶业而净心造善业。所以,修炼就是要去除染心对心体的遮障,求得心体的解脱,一切修行都是从心人手,也就是神秀所说的“心为出世之门户,心是解脱之开津。据此,神秀提出修行要向内“看心”、“净心”,成佛就是要灭除贪、慎、痴三毒,清净我们的六根,追求自心的觉悟。
    2.神秀渐修渐悟的实践思想
    禅宗根据禅风的不同有南顿北渐之分。并不是佛法有顿、渐之分,而是由于各个修行人秉性根基的不同,造成觉悟有快慢之分的缘故。顿悟是突然的、当下的觉悟,是不经次第、阶段而直下证人真理、契合真性的觉悟。渐悟是通过不断修习,渐次悟人,运用种种权宜的方法,必须经历由低到高的阶段,进而最终把握真理,体悟真性.中国禅宗南顿北渐两宗的分立,始于神会因争夺禅宗正统地位而对神秀二系禅法的抨击:“师承是傍,法门是渐”。
    神秀的渐修渐悟思想可以从他五方便门的修行方法中看出。神秀的五方便门是:“第一总彰(原作‘章’)佛体,亦名离念门。第二开智慧门,亦名不动门。第三显不思议门。第四明诸法正性门.第五了无异门。其中离念门是北宗禅的主要部分。离念就是身心不起念,使身心恢复本觉,身心不起念就是真如,人也就解脱了。通过“看净”即观一切物不可得来摄心,从而达到“看心”即“净心”的呈现。离念是手段,而净心才是目的;开智慧门是讲通过无念,由定发慧,以开发众生本有的佛知见;显不思义门依照《维摩经》所说定中有慧是不思义,无思无想为解脱;明诸法正性门说心不起离自性为正性门,要求从无心无境方面,即离开自性的视角去认识一切现象及本质;了无异门讲一切存在是无差别的,具有无差别的智慧,自然无碍解脱。一般认为前两种是神秀的主要方法,后三门只是悟证的深人。这五方便门是先后次第的方便,而不是不同的五种方便。
    其实,神秀是既讲渐悟也讲顿悟的。神秀的顿悟思想在《大乘无生方便门》中就有所体现。“诸佛如来有人道大方便,一念净心,顿超佛地,这就是说成佛的方法很容易,一旦离念净心,立刻就可成佛。讲究一念顿超,悟在须臾。不过需要说明的是神秀的顿悟强调要建立在渐修渐悟的基础上,而南宗慧能的明心见性、顿悟成佛的修行,却讲人不必有渐修的基础,而可以顿然觉悟。
    3.神秀的禅教并重思想
    神秀主张“藉教悟宗”。其禅法注重从佛教经典出发来理解禅,达到禅、教在教义方面的融会贯通。神秀本人就十分尊崇《楞伽经》,主张用经教来发明心地。他着重运用《大乘起信论》的染净二心说来构建了自己的心性论。据说,神秀的“五方便门”禅法就是分别依照《大乘起信论》、《法华经》、《维摩经》、《思益经》和《华严经》的教义而形成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神秀的五方便门中,后三门次第与内容,恰与《华严五教止观》的后三门相合。这些正好印证了神秀禅法注重佛教经典,借教义来觉悟禅法本心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