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死如生的孝道观

上一篇:魂气归于天

    丧葬文化中处处渗透着“孝”的观念,孝道观念从其产生到发展完善,也始终与丧葬文化密切相关。

    所谓“孝”,《说文》解释为:“孝,善事父母者。从老省,从子。子承老也。”善事父母,是孝之本义,强调子女对父母的孝。“从老省,从子”表明孝是会意字,可拆分为子在下面,搀扶着上面的老者,表明晚辈对长的敬意。“子承老”是指子女有责任完成父母未竟之志愿。从孝字的含义我们可以看出:首先,孝是事人之事;其次,孝不仅强调事人之生,同时还可以引申出事人之死。将事生与事死结合起来,才是完整的孝道观念。

                   上海公墓,上海丧葬一条龙

               431.jpg

    孝道观念最早见于商代卜辞,并在商代金文中也曾出现,但此时的孝更多与殷人尚鬼习俗相关,真正意义上的事人之事的孝道观念并未产生。《礼记·表记》载:“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先罚而后赏,尊而不亲……周人尊礼尚施,事鬼敬神而远之,近人而忠焉,赏罚用爵列,亲而不尊。”从中可以看出殷人对于鬼神是颇为“遵从”与“敬事”的,这一方面是由于人们相信人死为鬼而祸福后世,因此将人的死亡从经验事实性上升为宗教神圣性;另一方面,当时血缘关系的神秘性上升为对祖先的崇拜也使得殷人“先鬼而后礼”。对鬼与祖先的双重崇拜使得殷人厚葬亡者,成为以后孝道的一个重要表现形式,但殷人的孝更多的表现为对鬼神的敬事,而非真正意义上的孝道观念。

      周人“事鬼敬神而远之”,虽然也有对鬼神的敬事,但已开始远之,而更为“尊礼”,表明周人已开始将人事与鬼事区分开来,更加注重礼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人们逐渐从对于鬼神的敬事回归到对于亡者本身的敬事,真正意义上的孝道观念逐渐形成,并且“孝的绝大部分对象是已经死去的父母与祖先”,。)即“事人之死”。周代孝道观念之所以从事生向事死演进,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情感上对父母亲人的感恩。《论语》中记载宰我认为三年丧期过长,可能会导致礼崩乐坏的局面,宰我的观点被孔子斥之为不仁。在它看来,“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在孔子看来,子女在父母死后应继续服丧三年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诗》中《小雅·寥羲》篇更能表现出这种感恩心态。诗云:“哀哀父母,生我动劳。寥寥者羲,匪羲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劳瘁。瓶之罄矣。维晏之耻。鲜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无父何估,无母何恃。出则衔恤,入则靡至。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扮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圈极。南山烈烈,飘风发发。民莫不毅,我独何害。南山律律,飘风弗弗。民莫不谷,我独不卒。”

    诗人从子女的视角叙说父母对子女的养育之恩,对自己不能为父母养老送终,不能报父母恩德于万一而深感哀痛,表现出对父母深深的感激之情,方玉润评该书为“千古孝思绝作”,并认为中间二章,一写无亲之苦,一写育子之艰,备极沉痛,几于一字一泪,可抵一部《孝经》读。”这些都表明了感恩心态使得子女开始事死以全其孝心。

    第二,制度方面孝道观念具有可操作性。成书于其时的《仪礼》将丧葬过程中的具体流程和仪节规范化,便于人们接受和践行。情感与制度内外两个方面都体现出周代孝道观念与丧葬文化的密切联系,但与此同时,孝道观念也被划分为事生之孝与事死之孝两个阶段,割裂了孝道观念的贯通性与整体性,这就要求要将尽孝贯穿于父母生死的所有时段,于是便产生了“事死如事生”的孝道观念。《论语·为政》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父母在世之时的孝主要表现在供养敬爱之上,而父母离世之后的孝便表现在丧葬之事上,通过丧葬之礼来表达对父母的尊重和哀思。”周代丧礼中诸多仪节都可表现出子女的孝道。人初死之时,子女不能接受现实,便行招魂礼,希望可以借此挽留亲人生命。《礼记·檀弓下》:“复,尽爱之道也,有祷祠之心焉。”郑玄注:“复,谓招魂,爱之道”。招魂一礼即是子女对亲人孝道的具体表现。再如饭含之礼。《礼记·檀弓下》:“饭用米、贝,弗忍虚也。不以食道,用美焉尔。”饭含一礼是孝子不忍亲人死后口中空虚,是父母死后仍对其进行奉养的一种孝行。再看成服礼,《礼仪丧服》曰:“斩衰裳,直红、杖、绞带,冠绳缨、营展者,《传》曰‘斩者何?不缉也’。”澎这就是现在常说的“披麻戴孝”,是孝子女想过穿着粗制陋做的丧服来表达其丧亲之痛,表现其孝子之悲。周代丧礼中还有许多仪节都能直接表现出“事死如生”的孝道观念,在此不一一赘述。

    曲阜是儒学的发祥地,其创始人孔子是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他主张“克己复礼”,用西周礼制整顿社会,重建当时社会的伦理纲常,形成了儒家学术思想体系,而孝道观念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圣人教化之下,曲阜人历来重孝,孝成为评价子女为人的重要标准,父母在世之时,子女尽力抚养,并尽力做到“无违”,善事父母,使他们能够安度晚年。父母过世之后,则“通过大力操办丧事,寄托人们对已故亲属的哀悼思念之情”。在招魂、沐浴、饭含、铭族、小殆、大殆等具体仪节方面,与周礼相比,虽有所出入,但却基本上完好的继承了周代丧礼之中所蕴含的事死如生的孝道观念,使得曲阜一直保存着重孝的传统观念和古朴的乡风民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