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社会应该尊重死者尊严

上一篇:殡葬服务市场的健康发展
    一个文明社会,当然应该尊重死者尊严。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被掘坟”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奇耻大辱。野蛮挖坟起尸严重破坏了当地的公序良俗和伦理道德观,严重阻碍了精神文明建设。2005年8月31日的《大河报》报道了一个令人心寒的案件。一位老人去世后,子女将其骨灰放进棺木安葬在老家的一个山洞中。当地民政部门接到举报,以为老人遗体没有火化,强行挖出棺木,上海殡葬在上面写明老人的姓名、住址,放在宣传车上,游街“宣传”国家政策。为此,老人的子女以民政部门违法为由,提起了诉讼。“骨灰游街案”在社会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社会各界对行政执法人员的野蛮执法行为纷纷表示谴责,也对执法人员法律意识、人权意识的淡漠感到心寒。这与我们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原则是格格不入的。
    关于我省农村殡葬改革工作现状的思考
    推行殡葬改革的目的是倡导文明节俭的墓地丧葬习俗,减少群众丧葬负担,节约耕地,保护环境。但是农村地区在推行殡葬改革工作中,由于殡葬改革配套措施不到位,“入上为安”的传统观念作祟,使得很多群众将亲属遗体火化后骨灰二次装棺上葬,照样大操大办。原来的丧葬陋习丝毫未改,只是增加了遗体火化这一道程序。这样做不但没有省钱,反而让群众增加了费用和负担,长此以往,殡葬改革在一些地方已经偏离了方向。究其原因,主要有一下两个方面:
    殡葬改革政策的制定过程中缺乏有效的公民参与,政策、制度本身不够科学、合理。上海公墓中原地区在殡葬改革实施初期,各级政府抓的紧,实施全市统一行动,制定了火化率硬指标,村民们无奈的选择了火化,但是由于受“入上为安”的传统观念的影响,以及骨灰无处存放等问题的存在,所以火化后还是按照传统的习俗办理丧事,所有花销一概不少,而且同样留了坟头占用了耕地。在殡葬改革中后期,人们开始采取变相的措施偷埋来对抗政策,政策实施的效果大打折扣。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殡葬改革运动中,政府认为殡葬改革是进步的、合理的。因此,要大力实施殡葬改革,破除上葬陋俗,实行火葬。按照这种逻辑农民应该欣然接受这种对自己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政策,但是没有想到殡葬改革一开始就遭到农民强烈的抵制。我们不能否认殡葬改革会给人民带来好处,但是在政策的制定过程中,具体怎么改革?政策怎么执行?最起码应该倾听一下民众的意见,他们才是最直接的利害相关人,政府不能简单的认为殡葬改革是一种文明的进步的新制度代替原始的落后的旧习俗的运动,农民就应该乐意接受这种对他们有益无害的制度变迁。村民对政策的抵制也不能笼统的被定义为农民的愚昧无知。同时,我们还要反思:政府在制定殡葬改革政策时存不存在着急功近利?是不是缺乏长远规划?在推行殡葬改革时有没有通盘考虑?在实施殡葬改革时是否同步完善了基本的殡葬配套服务设施?殡葬改革考核标准的制订科学不科学?